我在想这么一种可能
ipv6时代,中国政府要求,每个人的每个终端设备必须始终绑定一个ip,并在公安登记。。。否则isp不允许联网

「我們與他們」是Zygmunt Bauman著作《Thinking Sociologically》的一個章節,他說,「我們」與「他們」不僅是兩種不同的群體,而且區分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喜歡與討厭、信任與懷疑、安全與恐懼、合作與對立。因為人與人的差異和區隔出現了「連續性中斷」,我們把人分為兩類,感同身受的同理心和同情心在另一個群體身上減弱,也因為只有模糊和殘缺的印象,我們會傾向於懷疑他們、恐懼他們。我們甚至期待他們處處和我們作對,因為外群是內群虛構的負面自我,為了建立自我認同,為了內部團結和心理安全,我們需要這個負面形象。

转:
看了下知乎这次深圳nba的讨论,从一些回答里可以看出,他们的逻辑是如果国家不强硬经济民生可能更差,而其他人在nba事件上的软弱就是他们在生活条件经济前景上越来越焦虑的原因。
他们的理念显然认为国家强硬才能争取更大的发展前景,人民才有生存空间;
如果这是普遍存在于这些网民中的理念,那么可预见的随着经济日趋下行,极端国家主义者会越来越多,在这种封闭的简单逻辑支配下,恐怕也很难让他们再去听取其他不同的观点

tacc 的 Stampede2 KNL
Intel Xeon Phi 7250
cores per node: 68 cores/1.4GHz
Hardware threads per node: 68 x 4 = 272 太刺激了吧
96GB DDR4 + 16GB MCDRAM.
32KB L1 data cache per core; 1MB L2 per two-core tile. In default , MCDRAM as 16GB direct-mapped L3.

portal.tacc.utexas.edu/user-gu

针对 1 亿条或者更少的数据,所有目标特征都可以保存在同一台服务器的 DDR4 内存中(占用 50G 内存),达到 1 亿条特征比对 1 秒返回的性能指标。

最大支持 3000 亿目标(人体/车辆/非机动车)或 1000 亿人脸的以图搜图在 5 秒内返回结果。
intel.cn/content/www/cn/zh/ana

英国信息部历史揭秘 ——“国家宣传”口径和舆情
奥维尔的政治讽刺小说《1984》里有一个虚构的"真理部",但这个部门办公大楼里里外外的具体描写则确有实物参照,就是二战期间英国政府的信息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 MoI),在伦敦市中心布卢姆茨伯里的理事会大厦(Senate House)办公。现在,这座大楼是伦敦大学的行政中心。

telegra.ph/%E8%8B%B1%E5%9B%BD%

from K's memo
無論受多少教育,立場先行是人性不變的傾向:人接收資訊,總
是傾向抱著預設立場,再去尋求相近的資訊,去證明自己站在歷史正確一面。社交網絡令網絡的時間流動得更快,資訊爆炸,網民開始有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的恐懼。為了參與討論、刷存在感、在小團體裡找到共同話題,他們會參與消息轉發。但網絡時間被極限壓縮,沒人有能力對每一個訊息做尋根究底的 fact check,最終轉發並相信有結論、完滿解答一切的陰謀論,是合乎時間成本和人性的表現;未能證偽的東西,就是「有可能」。

facebook.com/shensimon/posts/2

垃圾ICBC的网络支付验证界面。。甚至证书有问题,Firefox直接拦了。。。。

吐槽国内的visa,我刷的美元,10天了都还没到帐,还好准备了几张卡。。。。
bbs.qyer.com/thread-2485752-1.

看到了java风格的cpp代码 orz

为什么创作猪头人身漫画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2013 年 9 月,两高发布了一个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此打开了利用寻衅滋事罪名惩罚有关网络言论的一扇大门。

比方今年我办理过一个在推特上(辱骂 / 评论)某领导人的寻衅滋事案件,也许因为我们给法院提的意见和申请令人难办,所以法院和警方想法设法动员当事人认罪以及将我们两位律师解除委托,条件是尽快开庭并释放他。我们当然认为当事人无罪,但是在当前的形势下,这样或者已经是不坏的结果了。

回到眼下安徽淮南这个创作猪头人身漫画的事情。按照检方公布的案情,其涉嫌的犯罪事实是:“创作‘猪头人身’系列侮辱中国人形象的漫画作品,刻意歪曲中国历史,曲解国内外热点新闻、事件,以讽刺、丑化中国人生活习惯为主题,...

那么,这种行为是否涉嫌寻衅滋事罪呢?虽然作为旁观者尚不掌握充分证据,但从官方的通报大致也可得出结论:张某宁很难构成寻衅滋事罪。

terminus2049.github.io/archive

然后那时感觉特别好,根本没有人吵架或者各种争执,也没人聊政治相关。
并且很多人都有两个帐号,特殊标注了,表帐号发正常的,里帐号发NSFW的,不喜欢的直接屏蔽。
然后我那时,教育网的ipv6可以直接使用google服务了,也没有遇到太多问题。

说起来,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我一开始在G+,就是看摄影作品的。
然后认识了雅诗,就开始了奇怪的旅程~
等我成为重度用户的时候,G+基本就鬼城了,我也没有接触到他说的这些。
然后也没有几个人公开发女装照片呀,都在雅诗的群组里面,并且都非常的和谐,因为已经鬼城了,都没有人吵起来的。总之在这里可以说过的非常愉快。

PS.原来KT之前是那样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我有互动的那群网友(其实一共也就十几个),不少都变成了朋友,往线下发展了几个,虽然也有见面之后就不怎么聊的,但是线下见面之后也遇到了几个非常不错的。
一直以一种局外人的包容的视角来看,所以根本也没有和别人吵过。

hhhhhhhhh
plumz.me/archives/10110/

“我也知道‘肉棒君’,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为啥他叫这个。”

“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我只是有一阵看到他经常在家里烤肉肠吃,可能是因为这个吧,别人就这么叫他了。”
.............
“印象深刻的人其实挺多的,有些人是过客,有些人则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个人比较欣赏的应该是鸡尿,大帝,马尾,Bob,豆腐老师,Hao Qiao 那些,还有可乐啊,KT啊,张酱啊,破威力以及 Fubuki 等。”

Apple's promised Transparency Report on Government and Private Party Requests for the second half of 2018 (h/t @gwbstr
) is interesting but inconclusive.

Requests to Apple covering nearly 2/3 of devices, nearly 1/3 of accounts, and more than 4/5 of apps targeted worldwide came from China. China appears notably keen on sweeping, multi-target requests.

Device requests "generally seek details of customers associated with devices or device connections to Apple services." twitter.com/samuel_wade/status

华为开源镜像站的首页,第一次点击任何镜像都会提示注册登陆提速。貌似这是业内首创吧……
@felixonmars
twitter.com/felixonmars/status

Show more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