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0 boosted

对文青来说最重要的是对智识祛魅,为文化资本迷恋一个人是世界上最不值当的事,知识背后隐藏的权力,比金钱要虚伪丑陋得多

Y00 boosted
Y00 boosted

女权五姐妹、李翘楚、弦子、张展、黄雪琴、彭帅、鲍毓明养女、阿里女员工、南开博士生、铁链女、乌衣、唐山烧烤店……
忘记就是背叛,但在这个地方记录就是犯罪。

Y00 boosted

现在的各种删帖,其实也不新鲜了。只是技术手段变了而已。大饥荒的时候,河南信阳仅仅是有据可查的记录,当地政府就让邮局扣留了一万两千多封信阳百姓寄给外地亲朋的求助信。

Y00 boosted

『香港教会不再举行六四纪念弥撒』
今年香港天主教会将不再为六四死难者举办悼念弥撒,这是1989年后的第一次,至此,香港公开的六四悼念活动已被全部取消。

:sys_link: dw.com/zh/香港教会不再举行六四纪念弥撒/a-619

#DeutscheWelle

Y00 boosted

#历史上的今天
「妈妈我饿,但我吃不下。」
1989年5月20日。学生提出以绝食改为静坐。

在李鹏正式宣布戒严后,广场上学生深感愤怒,纷纷认为绝食已毫无意义,仅剩少数人仍继续坚持。

北高联、对话团、外高联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鉴于目前形势,将绝食改为静坐。如果绝食的同学继续绝食,我们将继续声援。我们的斗争目标绝不放弃。」

Y00 boosted

经其他象友提醒,我去找了自己存的乌衣记录的自我被关经历。
乌衣和拳妹被扣在徐州时,警察为了逼她们提供有用信息;用尽各种手段逼供。
甚至为了让她们互相出卖彼此,还有警察讹诈她俩,说其中一方因为“表现”良好,主动配合“调查”已经释放了。
并问乌衣鉴于拳妹“主动配合”,还有什么想说的,是不是该争取立功?

乌衣的原话是:
“那你帮我转告她,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走了别回头!”

因此不要指责挺身而出的战士做得好不好。战士不管有无缺点,终究是战士;那些躲在网络后当卫道士的苍蝇,无论怎样完美,也终究不过是苍蝇。

总有人低估女性的决意,小看女性的勇气,总有人轻视女性彼此之间的友情和道义。

但他们不晓得,秋瑾壮烈牺牲的时候,只有几位女性敢于冒死偷回她的遗体安葬。傲然插肩笑对日军屠刀的人是成本华女士。同李大钊一起慷慨就义的人,有张挹兰女士。

张紫妍死了,是后辈师妹尹智吾不停为她奔走声援十年,并最终被韩国政府安上罪名流亡海外。

横滨玛丽们被日本政府用完遗弃,是当地不少女性(有打零工的女性,也有卖春女性)帮忙收留她们,为她们处理后事。
正如《望乡》里的阿崎婆,是女记者山谷圭子记录了她们悲惨的一生。

Y00 boosted

WSJ刚刚的消息:
Flight data indicates someone in the cockpit intentionally crashed a China Eastern jet earlier this year,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U.S. officials’ preliminary assessment of what led to the accident.

The Boeing 737-800 was cruising at high altitude when it suddenly pitched into a near-vertical descent, plummeting into a mountain at extreme speed. Data from a black box recovered in the crash suggests inputs to the controls pushed the plane into the fatal dive, these people said.

(By Andrew Tangel
and Micah Maidenberg)

@zali0621 回复的时候把visibility改成public,应该就能出现在,关注者的时间线上了吧~

Y00 boosted

豆瓣又来了一拨难民,我已决定不做实名认证,以后就主要用毛象了。有几个考虑:
1. 看到有豆友说如果真的要查,匿名也会被找上门的。当然没错。但是没有实名信息的话,锁定一个人的成本比有实名信息高太多太多。毕竟社媒之间信息也并不共享,需要警力介入。以这个开倒车的速度,如果以后要针对什么事情查几百人、几千人乃至更多,这个成本差的数量级还是很不一样的。
2. 锁定本人后,哪怕人在海外,通过控制国内家人来要挟的例子已经有不少了,轻点让闭嘴,严重点让引渡。大家可以自己掂量其中的风险。
3. 根除以上风险的方法是以后带任何“妄议时政”的广播在豆瓣都过不了审,转发、日记和小组功能名存实亡。如果这样,那还用豆瓣干啥?舍不得友邻的,是一起给彼此守墓吗?
4. 实名之后,自我审查和中文退化只会愈演愈烈,每天忧心忡忡瞻前顾后。大家润都润了,过这样的日子不憋屈吗?
5. 不破不立,日子还长,推倒重来才能新生。简中社媒希望我们滚,我们也该向前看。借此机会重获自由吧。

Y00 boosted

和一个捷克朋友讲了哪吒的故事,跟他说哪吒在我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我的偶像。他很难理解,为什么自杀会被认为勇敢,会是叛逆的最高形式。

Me: try to be a Chinese kid for one day.

Y00 boosted

跟友聊文化挪用,吐槽起《功夫熊猫》。
我:乌龟叫乌龟就特么真是离谱。我应该拍个白人电影男主名字叫鬼佬。
友:不,你应该男主起名叫Foreigner,怀特·福润纳。

Y00 boosted
Y00 boosted

对了,再说一遍,传说中的「平庸之恶」,其实是翻译的问题。汉娜阿伦特的原文是「恶的平庸性」(Banality of Evil)。

平庸本身并不是恶。以平庸为借口,放弃了思考和自我审视,放任那些本来自己完全有能力判定为「恶」的行为,从自己身上流出,这才是恶。

@maoyingtao 是南方人物的五花肉老师吗,她的 bye April 是贴在哪里了呀? 她两个豆瓣号都被永久停用了 orz,还有别的小号吗

以下摘录一些台词:
"I Wasn't Looking For You So I Could Kill You. I Was Just Looking For Someone Who Could See What I See, Feel What I Feel." — Jobu Tupaki.
"Of All The Places I Could Be, I Just Want To Be Here With You." — Evelyn.
(虽然从 alpha 宇宙来的 丈夫和父亲 说,这个宇宙中的母亲是最“失败”的母亲,但。。)
我好像记得母亲对她的父亲说,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对我女儿再做。这句也体现出一种反抗。
参考:
mashable.com/article/daniels-s
关于成龙和角色调整:

Kwan added, “We were having trouble figuring out the casting for the father figure, and one of us started wondering
indiewire.com/2022/03/everythi

Show thread

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片子开头描绘母女矛盾,比如母亲说女儿身体太胖,妆容奇怪等等。
而后引入多重宇宙的概念,在另一个宇宙中(alpha),母女之间的矛盾更加激烈,母亲是一个“成功”的科学家,但在母亲的重压之下,女儿崩溃,崩溃后的女儿穿越宇宙寻找母亲。(在父权--丈夫和父亲--看来,女儿是要毁灭世界,但女儿的真实想法并非如此,见我摘录的第一条台词。)
从 alpha 宇宙来的 丈夫和父亲 说,这个宇宙中的母亲是最“失败”的母亲,而为了拯救宇宙,她必须杀死自己的女儿。
母亲选择反抗从 alpha 宇宙来的 丈夫和父亲,选择去拯救自己的女儿。
而拯救女儿的方式是成为和女儿一样,也就是去理解女儿。
很多人都评论说母亲是在 “拯救宇宙” 或是 “对抗女儿” 。但我认为母亲拒绝了父权(丈夫和父亲)所希望的拯救(父权)宇宙的方式:杀死女儿。母亲选择的是一条和父权决裂,并拯救女儿的路。
故事的结尾比较仓促,但瑕不掩瑜。

Y00 boosted
Y00 boosted

给大家介绍一个超级简单的面条,腌葱面。超简单,葱香菜一半一半切碎(多加点葱好吃的),放小碗里多加点盐和鸡精,加香油,拌匀放在旁边腌着。然后就煮面,煮好了之后加腌好的葱尝咸淡,自己觉得可以就行。
这个就是家常清淡,超级简单,好消化,我家以前总当病号饭吃。虽然没有复杂刺激的调味和大鱼大肉,但是吃起来很舒服。卧两个溏心蛋,最后连汤都喝完,美滋滋。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