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Y00 boosted

豆瓣又来了一拨难民,我已决定不做实名认证,以后就主要用毛象了。有几个考虑:
1. 看到有豆友说如果真的要查,匿名也会被找上门的。当然没错。但是没有实名信息的话,锁定一个人的成本比有实名信息高太多太多。毕竟社媒之间信息也并不共享,需要警力介入。以这个开倒车的速度,如果以后要针对什么事情查几百人、几千人乃至更多,这个成本差的数量级还是很不一样的。
2. 锁定本人后,哪怕人在海外,通过控制国内家人来要挟的例子已经有不少了,轻点让闭嘴,严重点让引渡。大家可以自己掂量其中的风险。
3. 根除以上风险的方法是以后带任何“妄议时政”的广播在豆瓣都过不了审,转发、日记和小组功能名存实亡。如果这样,那还用豆瓣干啥?舍不得友邻的,是一起给彼此守墓吗?
4. 实名之后,自我审查和中文退化只会愈演愈烈,每天忧心忡忡瞻前顾后。大家润都润了,过这样的日子不憋屈吗?
5. 不破不立,日子还长,推倒重来才能新生。简中社媒希望我们滚,我们也该向前看。借此机会重获自由吧。

Y00 boosted

和一个捷克朋友讲了哪吒的故事,跟他说哪吒在我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我的偶像。他很难理解,为什么自杀会被认为勇敢,会是叛逆的最高形式。

Me: try to be a Chinese kid for one day.

Y00 boosted

跟友聊文化挪用,吐槽起《功夫熊猫》。
我:乌龟叫乌龟就特么真是离谱。我应该拍个白人电影男主名字叫鬼佬。
友:不,你应该男主起名叫Foreigner,怀特·福润纳。

Y00 boosted
Y00 boosted

对了,再说一遍,传说中的「平庸之恶」,其实是翻译的问题。汉娜阿伦特的原文是「恶的平庸性」(Banality of Evil)。

平庸本身并不是恶。以平庸为借口,放弃了思考和自我审视,放任那些本来自己完全有能力判定为「恶」的行为,从自己身上流出,这才是恶。

以下摘录一些台词:
"I Wasn't Looking For You So I Could Kill You. I Was Just Looking For Someone Who Could See What I See, Feel What I Feel." — Jobu Tupaki.
"Of All The Places I Could Be, I Just Want To Be Here With You." — Evelyn.
(虽然从 alpha 宇宙来的 丈夫和父亲 说,这个宇宙中的母亲是最“失败”的母亲,但。。)
我好像记得母亲对她的父亲说,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对我女儿再做。这句也体现出一种反抗。
参考:
mashable.com/article/daniels-s
关于成龙和角色调整:

Kwan added, “We were having trouble figuring out the casting for the father figure, and one of us started wondering
indiewire.com/2022/03/everythi

Show thread

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片子开头描绘母女矛盾,比如母亲说女儿身体太胖,妆容奇怪等等。
而后引入多重宇宙的概念,在另一个宇宙中(alpha),母女之间的矛盾更加激烈,母亲是一个“成功”的科学家,但在母亲的重压之下,女儿崩溃,崩溃后的女儿穿越宇宙寻找母亲。(在父权--丈夫和父亲--看来,女儿是要毁灭世界,但女儿的真实想法并非如此,见我摘录的第一条台词。)
从 alpha 宇宙来的 丈夫和父亲 说,这个宇宙中的母亲是最“失败”的母亲,而为了拯救宇宙,她必须杀死自己的女儿。
母亲选择反抗从 alpha 宇宙来的 丈夫和父亲,选择去拯救自己的女儿。
而拯救女儿的方式是成为和女儿一样,也就是去理解女儿。
很多人都评论说母亲是在 “拯救宇宙” 或是 “对抗女儿” 。但我认为母亲拒绝了父权(丈夫和父亲)所希望的拯救(父权)宇宙的方式:杀死女儿。母亲选择的是一条和父权决裂,并拯救女儿的路。
故事的结尾比较仓促,但瑕不掩瑜。

Y00 boosted
Y00 boosted

给大家介绍一个超级简单的面条,腌葱面。超简单,葱香菜一半一半切碎(多加点葱好吃的),放小碗里多加点盐和鸡精,加香油,拌匀放在旁边腌着。然后就煮面,煮好了之后加腌好的葱尝咸淡,自己觉得可以就行。
这个就是家常清淡,超级简单,好消化,我家以前总当病号饭吃。虽然没有复杂刺激的调味和大鱼大肉,但是吃起来很舒服。卧两个溏心蛋,最后连汤都喝完,美滋滋。

Y00 boosted

说是为了孩子,却让婴儿与母亲被迫分离,说是为了老人,却野蛮破门把无法自理的老人被半夜拉去隔离,说是为了危重病人,却关闭通道危重病人求医无门,这种谎言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

Y00 boosted

心态崩了,记录一下上海这段我家的经历。 

我家五口人都是青壮年男女,四个还是学生,一个工作中。家里人多,又常招待朋友,平时就有多买东西的习惯,有一个冰柜,两个冰箱。几个人都比较反贼属性,上海刚开始感觉不好,就把家里的动物送到其他城市有朋友照顾,所以也很早开始囤货。新鲜食品、副食饮料,烟酒糖茶,各种品类都买了。也一直参加团购、抢菜。物资我们小区一开始有收到不少。但因为一栋楼前段时候有阳性,物资就开始不行,买东西的难度也很大。我们吃饭吃的良心不安,商量了一下,开始把一些新鲜食物送给需要的邻居,比如家里有小孩、孕妇、老人的。邻居们需求量不小,四天就清空了大冰箱。这两天开始彻底买不到东西,小区内陆续阳性,解除遥遥无期。我们商量一下就决定不再分东西给邻居了,自己也开始一天吃一顿,希望减少食物的消耗,多撑一段。虽然很凡尔赛的能吃饱也有零食。我们这栋楼离其他的楼有一定距离,相对安全,户型也比其他楼大不少,疫情一开始有人对我们这栋楼做核酸都是最后才来、物资都是先发,很不满意。于是我们家就被骂了,我们这栋的点名到我们家有食物不分给大家,说我们恶毒,其他栋就有骂我们这一楼的,也有说我们早早买东西,他们才买不到。很难听,一个群杂七杂八骂了一个多小时才算了。我很受冲击,象上友友们有来安慰我,心情舒缓了一些。刚才发现我家大门被人用口红写了骂人的话,一开始是我起头把食物分人,心态崩了。躲在房间里一边哭一边记下来。

我好像这边instance遇到了点问题
看到了几个follow request 都没法点击同意
这边也不怎么用了,以后需要联络请邮件我,直接回复mstdn我能收到邮件的,我的邮箱就不在这里贴了,私信我地址我回复就好

我在想这么一种可能
ipv6时代,中国政府要求,每个人的每个终端设备必须始终绑定一个ip,并在公安登记。。。否则isp不允许联网

「我們與他們」是Zygmunt Bauman著作《Thinking Sociologically》的一個章節,他說,「我們」與「他們」不僅是兩種不同的群體,而且區分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喜歡與討厭、信任與懷疑、安全與恐懼、合作與對立。因為人與人的差異和區隔出現了「連續性中斷」,我們把人分為兩類,感同身受的同理心和同情心在另一個群體身上減弱,也因為只有模糊和殘缺的印象,我們會傾向於懷疑他們、恐懼他們。我們甚至期待他們處處和我們作對,因為外群是內群虛構的負面自我,為了建立自我認同,為了內部團結和心理安全,我們需要這個負面形象。

转:
看了下知乎这次深圳nba的讨论,从一些回答里可以看出,他们的逻辑是如果国家不强硬经济民生可能更差,而其他人在nba事件上的软弱就是他们在生活条件经济前景上越来越焦虑的原因。
他们的理念显然认为国家强硬才能争取更大的发展前景,人民才有生存空间;
如果这是普遍存在于这些网民中的理念,那么可预见的随着经济日趋下行,极端国家主义者会越来越多,在这种封闭的简单逻辑支配下,恐怕也很难让他们再去听取其他不同的观点

tacc 的 Stampede2 KNL
Intel Xeon Phi 7250
cores per node: 68 cores/1.4GHz
Hardware threads per node: 68 x 4 = 272 太刺激了吧
96GB DDR4 + 16GB MCDRAM.
32KB L1 data cache per core; 1MB L2 per two-core tile. In default , MCDRAM as 16GB direct-mapped L3.

portal.tacc.utexas.edu/user-gu

针对 1 亿条或者更少的数据,所有目标特征都可以保存在同一台服务器的 DDR4 内存中(占用 50G 内存),达到 1 亿条特征比对 1 秒返回的性能指标。

Show thread

最大支持 3000 亿目标(人体/车辆/非机动车)或 1000 亿人脸的以图搜图在 5 秒内返回结果。
intel.cn/content/www/cn/zh/ana

英国信息部历史揭秘 ——“国家宣传”口径和舆情
奥维尔的政治讽刺小说《1984》里有一个虚构的"真理部",但这个部门办公大楼里里外外的具体描写则确有实物参照,就是二战期间英国政府的信息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 MoI),在伦敦市中心布卢姆茨伯里的理事会大厦(Senate House)办公。现在,这座大楼是伦敦大学的行政中心。

telegra.ph/%E8%8B%B1%E5%9B%BD%

from K's memo
無論受多少教育,立場先行是人性不變的傾向:人接收資訊,總
是傾向抱著預設立場,再去尋求相近的資訊,去證明自己站在歷史正確一面。社交網絡令網絡的時間流動得更快,資訊爆炸,網民開始有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的恐懼。為了參與討論、刷存在感、在小團體裡找到共同話題,他們會參與消息轉發。但網絡時間被極限壓縮,沒人有能力對每一個訊息做尋根究底的 fact check,最終轉發並相信有結論、完滿解答一切的陰謀論,是合乎時間成本和人性的表現;未能證偽的東西,就是「有可能」。

facebook.com/shensimon/posts/2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