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这种传统厂商相对于新兴崛起的华为差得是越来越多,就说一点,软件质量。微软前天开发布会昨天源码就上github了,简直儿戏。而华为以严谨的态度和对软件极高的要求,去年发布会上开源的东西,今年过差不多一半了代码还在内部筹备中,不愧是能开发形式验证操作系统的公司。

twitter.com/cherylnatsu/status

Before 「send by IFTTT」

2008年,电脑可以做几乎所有事情。
2018年:如果想使用完整的功能请下载App然后在手机上操作哦

告别 

告别
——献给我们相聚的日子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有开始便会有结束,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离别突然到来时,却发现已经构筑了太多的联系,留下了太多的记忆。突然之间一切都消失了,当惊诧过去,才觉得痛彻心扉。

昨天早上,草莓县已经挂了将近4天了。我像往日一样,看了看草莓县的telegram群,群里有人说站长在 discord 上发消息了,同时附上了消息的全文。有些怀疑这是条假消息,于是赶忙打开 discord ,发现站长确实发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虽然感觉到惊讶,但却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仿佛这件事早在自己预料之中,而这则通告只是揭开了那层面纱罢了。

前天时,草莓县、猫站狗站都已经挂了很久却迟迟没有恢复,巧合的是这几个站都是数一数二的中文大实例,于是就有人猜测,会不会是站长出事了。但这个猜测一闪而过,根本就没有人讨论这个猜测。也许大家都只是觉得站长现实中比较忙,没有发现服务器出问题了,毕竟之前域名过期,草莓县成孤岛的那次站长也是过了很久才做出反应。
昨天看到公告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讶时,这才发现前天那小小的猜测便已经在自己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而今这颗种子得到浇灌终于破土而出。

将discord的公告截图之后发到了长毛象上。看着这条嘟文不断被转嘟,甚至连同前天那条希望大家来我的实例的嘟文也一同转嘟着。默默看着屏幕上发生的这一切,我却突然感觉到害怕,心里甚至冒出了删号跑路的念头。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自己虽然在网上留下了一些信息,但还没有到必须要删号跑路的地步。但这种恐惧却在自己心中萦绕着,久久不能散去。
这种恐惧是什么?大概是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一直身处在黑暗之中,之前的种种美好仅仅是一些幻想,仅仅是一场美梦罢了。而今梦已破灭,世界露出了狰狞的一面,黑暗中那不知名的巨兽悄然吞噬了我们的同伴,那巨大的绿色眼睛散发着寒光,告诉我们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
随后各个中文实例纷纷关闭了注册;草莓县 telegram 群也把聊天记录修改为了对新成员不可见;以前我还觉得里瓣的那个界面补丁实在是太过分了,实在是有违开放精神,但如今自己也有打上那个补丁的想法,而隔壁的nebula则将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acg.mn 则修改了 CSS ,把网站伪装成了404页面。
一个时代结束了。最深刻的告别不是和某一个人的告别,而是和一个时代的告别。随着海都督的公告,随着草莓县的死去,中文长毛象开放纪元结束了,封闭与黑暗的纪元拉开了序幕。

有人曾说长毛象是难民们的收容所,你看长毛象宇宙里有微博难民,有豆瓣难民,有推特难民,有汤不热难民。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我们都受到某种压迫,我们历经漂泊,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一片容身之地。
但如今这片留下了众多欢乐与记忆的岛屿却永远沉没了,我们又要开始了逃难与漂泊了。我们这些难民们!
我们还要继续漂泊多久,才能重回故乡?我们还要在这片黑暗中前进多久,才能重新见到光明?我们何时才能逃离这片黑暗,逃离这片恐惧?我们何时才能在没有黑暗、没有恐惧的地方重聚?
虽然这个日子遥遥无期,但我相信这一天终会到来。

昨天和室友吃饭,提到旅游,提到工作,她说自己最近很焦虑,有一点睡不好,一直在给未来做计划,她因为童年成长经历对房子有执念,所以工作后一直在攒钱,想自己买个房子。
她说很羡慕我,我好像轻飘飘的,想吃什么立刻就能满足自己,她对明天有希求,于是就有欲望,于是烦恼。
我说这个学不来的,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可以考虑的只有今天。也许你可以把五年计划放一边,专注一年计划。她说一年计划于她非常近非常清晰啊,根本不需要思考的,尽管她知道自己做的准备可能到头来都是无用功,可忍不住。
我说,其实你这话说给长辈、说给一般人听,他们会只会夸你有计划性。
交流了一点时事看法,她说她真的是只关心自己,她觉得这样有一点不太好,因为太关心了,于是陷入计划生活的焦虑。她对外界的反应是比较平淡的,我则相反,遇事常有相当激烈的情绪。我当时跟她讲说,因为我觉得只关心我自己没什么意思啊,对外界的反应——这也是我的一部分。人是没办法孤立存在的。

其实她的困惑和迷茫是中国大部分学生都要经历的,前二十年专心学习,之后突然被抛入社会,工作没有成就感,买房无望……

“根据拿破仑同志颁布的特别指令,《英格兰的牲畜》这首歌被废除了。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许再唱这首歌。”

重新拿回幾個自足網路用
像是 Zeronet ,Freenet,一樣沒什麼人用
尤其是 Freenet,雖然最近還有釋出新版
但是感覺內容都死了,index 站都至少是 2018 年的資料
再來是 Zeronet,算是活躍一點,中文用戶也不算少
但是他的內容也一般般,一般使用者根本不會逗留太久
最古老的還是 tor (雖然不是自足網路),至少它可以走出來
我還在思考,自足網路這麼多(還包括 IPFS 或是剛出現的 GNUnet)
感覺用戶都很少,也沒有使用的需求
想要投入卻拿不出動力
我還是在表層用我的 GPG 就足夠了

其實很難過一件事
警察有時候真的也不想對立
但礙於職責,就算自己不願意也得為政府做事
講一講也蠻悲哀的

今天的教训:樱桃味可口可乐真的 一言难尽

《人物》杂志最近发布了一篇文章,《我如何失败地在互联网上保护自己》,讲述了一个人通过各种方式保护隐私的失败经历。

我倒是希望有人在国外也试一下这样的设想能不能实现。中国的某些特色(例如「天网」和手机实名制)使得这种对隐私的保护完全没有意义。许多人都可以通过莫名其妙的方式知道他们本不该知道的东西。

更坏的是他们中的不少人并没有把他们得到的信息用在正确的地方。

new.qq.com/omn/20190226/201902

用了六年半的 MacBook Pro retina late 2012 电池鼓包了。终于遇到了这样一个契机,一咬牙下单了一个 2018 款的 MacBook Pro.

这么多年来错过的新技术,从 802.11ac 的 Wi-Fi,Force Touch 触控板,到 Touch Bar、Touch ID、Thunderbolt 3、八代 CPU,一下子集齐了,时隔多年终于能再次用到新电脑。好开心。

旧电脑是不指望能保修了,只希望 Genius 能帮我把“安全隐患”拆除,我自己再装个某第三方品牌电池,给家人用

和有的同学在一起好焦虑呀。
好焦虑呀。每天在心里攀比,也不知道自己要走的路在哪里。

特别想逃避。

想把交际圈子里自己不想交往的人都默默「删掉」。😂

可是有的人又不容易「删掉」。

半个多月了……感觉状态不会变了😂

Show thread

把 Google Voice 转入 Lycamobile,三天过去了,phonevalidator 上显示的号码类型还是 VOIP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