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daceB boosted
Also I use #if 0 trick in C, to comment __code__. So it looks like a code, but still isn't a comment. I miss preprocessor in another languages.

At some point I wanted to require C preprocessor for my Java code just because why not.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I’m social vegetarian, I avoid meet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duffjiang
集体主义者都是纯正的梦想家,梦想能牺牲别人成全自己。
所以绝不愿承认,也不愿去想自己也可能会成为牺牲的那小部分人。
只要能当既得利益者,那就绝不会和牺牲者共情。

说白了这帮东西无论心理还是生态都和畜生没什么区别。

KandaceB boosted

被正版碾压下的民间翻译爱好者(噗

【千夏字幕组】【剧场版 吹响吧!上低音号 ~誓言的终曲~_Gekijouban Hibike! Euphonium: Chikai no Finale】[剧场版_v2][BDRip_1080p_AVC][简体] - 末日動漫資源庫 - Project AcgnX Torrent Asia

share.acgnx.se/show-2038bd5cd2

imastodon.net/media/ezsRaGV6CB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Lamps in video games are using real electricity 🙀

KandaceB boosted

安全通讯适合于已有的社群关系,难以建构新的关系。既然如此,后者显然不是安全通讯的主要任务。

在更开放的平台交流信息、结识新朋,发展关系之后转入更私密的场所。网络如此,现实亦如此。

从这个角度,再考虑到对于 IM 的快速、稳定的要求,就更容易理解中心化的 #Telegram 在设计上的选择——适应更多的社群发展阶段。前述路径在 Telegram 上的体现则是公开主题群组/频道 » 私密群组 » 私讯 (E2EE)。Telegram 最大的能量可能来自于公开的群组和频道,特别注意后者,作为一种良好的内容分发形式,也是 Telegram 最大的特色和优势。故其最大的价值是开放和自由,而安全与私密并不在(恐怕也无法在)一个特别重要的位置。

Signal 没有对方的号码就无法聊天;Matrix 也不是默认端到端加密。所以除了群聊无法实现 E2EE,现在 Telegram 只有上游的专有代码是缺陷,同时在一些人看来也恰恰是致命的软肋。

怎么又扯到 Telegram 了?放一起看其实也蛮有意思,这个 #产品 确实很独特。

至于开放的平台,尚未细想,且说有两种主要的类型,论坛和微播客,两者差异在于主题分布的集中和分散,或者说一定程度上,前者以事为中心、后者以人为中心。而这种差异并非对立不可融合的,hash tag 乃至搜索引擎都能够将分散复杂的信息整理转化成主题相关的形式,而且可以说更需要在介面设计上下功夫。Twitter 和微博的实现是不透明的、混乱的,微博还有超话;即刻的圈子还算干净,但需要手工建立;而长毛象本身的设计就不利于此,但也许只是可被索引的内容太少。

那些在首页、hash tag 以及搜索结果上不透明和混乱的信息流,完全是因为平台方在内容控制上的心思不纯粹——广告、审查或者制造冲突和话题以骗取流量。长毛象的公共时间轴就非常纯粹。

#internet #sns #draft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I swear i didn't arrange this on purpose. They line up to stare at me when they're hungry

KandaceB boosted

如果这里的用户也低调苟起来,那这里就是第二个微博,不是长毛象宇宙啦。

KandaceB boosted

ccp真是干啥啥不行,造camp第一名。

KandaceB boosted
KandaceB boosted

如果不自救,下一个就是你

在钟南山公布人传人之前,广大的武汉、湖北、各地中国人,都在知乎上疯狂吐槽香港及其他地方,说他们小题大作、不相信中国、抹黑中国。明明疫情可控,明明武汉人都还在逛大街、没人戴口罩,老外却都紧张兮兮地当成了 SARS。

这只是半个月前的事。

半个月前,那些说不信谣不传谣的中国人,很多现在都付出了自己或家人的性命。而且因为没被列为确诊,医药费全得自己出,幸存的家人还得在接下来的经济风暴中艰难求生。

你如果继续不关心政治,下一次疫情爆发时,共产党仍然会瞒报、仍然不会把你当人、仍然会丧事喜办,让国家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

KandaceB boosted

Never fear, AirPod man is here— oh no he can’t hear us oh god oh fuck

Show more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